2019年10月09日 光明食品报 >> 2019年10月09日 >> 04

没有硝烟的战场 永不褪色的老兵

新闻作者: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9日

    ——记上海蔬菜集团离休老干部、离退休党支部书记王鹤韬

    上海蔬菜集团离休老干部、离退休党支部书记王鹤韬,1949年8月参加革命, 1951年7月至1954年12月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开城“停战谈判代表团”机要处工作,荣立三等功一次,荣获朝鲜政府颁发的军功章两枚。

    1949年6月,16岁的王鹤韬初中刚毕业,就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影响下,决定投身革命工作,他在家人的支持下果断报考了华东军事政治大学。当年7月,王鹤韬如愿以偿在录取榜中查到了自己的名字。那一刻,他激动万分,心底也不由自主地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年轻的王鹤韬,期待着自己的青春能够接受革命的洗礼,在革命的大熔炉里不断加钢淬火。 

    1949年8月,王鹤韬和同学们先在苏州集合,然后全部转到南京参加华东军大二总青年队学习。在老师的教导下,王鹤韬对革命工作有了更系统全面的认知,在思想上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学习期间,王鹤韬不断汲取知识与技能,为接下来的革命工作打下了坚实的思想根基和知识储备。由于成绩优秀,思想上也不断要求进步,毕业后组织决定调派王鹤韬去北京香山中央机要局机要三科见习。见习期间,王鹤韬时刻牢记职业纪律、严于律己,工作能力和思想素质又更上了一层楼。

    1951年7月,军政素质全面的王鹤韬被选拔进了朝中停战谈判代表团机要处工作。在奔赴朝鲜战场的路上,王鹤韬意识到自己将要去的是一个充满电波、没有硝烟的战场,但这个战场却容不得半点马虎和失误。由于工作和身份的特殊性,王鹤韬只能轻装上前线,随身只带了一本未启用的密码本,到达沈阳后出发去丹东。而后,经过志愿军战友们冒着枪林弹雨不顾自身安危地护送,王鹤韬历经艰难困苦,最终平安到达朝鲜开成。

    王鹤韬所在的机要处,译电员2到4人为一组,24小时连续不间断地工作,要把当天谈判情况、问题及下一次会议请示报告等,不断地和中央进行译电通联。当时,王鹤韬工作的地方在一个山坳坳里,简简单单的几间小屋,没有什么掩体。工作的时候,还能听到附近战场隆隆的炮声,工作环境极为恶劣和危险。为了保护这个机要处,有许多志愿军战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但是,为了抗美援朝的最终胜利,王鹤韬始终发扬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的志愿军精神,丝毫没有把个人安危放在心上,吃不饱、睡不好、穿不暖也没能磨灭他的革命斗志。他经常两天三夜不停歇地来回译电,把一切能利用上的时间都投入到工作中,保持着与祖国永不间断的电波。“一字之差,人头滚滚”,王鹤韬深知自己经手的电文都是中央领导人在战争中来往的重要机密文件,他把这些电文看得比生命还重。

    王鹤韬印象最深的是1952年5月初的那天中午,代表团一号首长李克农部长神采奕奕地走进了机要处的院子。这时,王鹤韬刚好换上新军装站在院内,见了李部长后,王鹤韬立即向他敬礼。李克农一边回礼一边和蔼可亲地走到王鹤韬面前,伸出温暖的手和他亲切地握手说:“小鬼,你好!”王鹤韬有些胆怯地说了声:“首长好!”李部长说:“看你穿着新军装倒很精神,可风纪扣没扣上。”他边说边帮王鹤韬扣上了风纪扣。这时,王鹤韬感到脸上热乎乎的,有点不好意思。接着李克农又亲切地和王鹤韬拉起了家常:“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地方人?家里有什么人?什么时候到的朝鲜?”王鹤韬一一做了回答。当知道王鹤韬是上海人时,李克农笑着说:“上海人灵活聪明呀!你译电一定很快吧?”王鹤韬笑了笑不作声。李克农接下来语重心长地说:“译电是要快,但一定要准确呀!错了,再快也要耽误事的,你说对吗?”王鹤韬点点头,李克农又说:“抄报字要端正,我眼睛不太好。”王鹤韬大声回答:“是,一定写得大大的。”李克农笑着说:“你们译电员很辛苦,但工作很重要,是我们的耳目,你们是无名英雄。”

    ……

    如今王鹤韬已经86岁了,但70年前的那些峥嵘岁月一直印刻在他心里,当年那个战场,当年的那些电波永远深深烙在他的记忆深处。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自己革命的起点有幸能和新中国同岁,王鹤韬感慨万分:“虽然我年事已高,但我将永远保持刚革命时的那股激情,永远听党话、跟党走,做一名永不褪色的老兵。”

分享到: